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判决“走心” 因为心里装着公序良俗

       近日,全国首例以违反公序良俗原则驳回诉请的商业标识类知识产权案刷爆朋友圈。“叫了个鸡”作为网红炸鸡品牌,今年2月以三被告使用“叫了个鸡”等商业标识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法院起诉维权。9月1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原告主张保护的“叫了个鸡”等商业标识不具有合法性,亦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正当法益,驳回原告全部诉请。网友高呼“干得漂亮!”

  以判决引导社会价值,这不是司法个案。在浙江也不乏这样的优秀案例,肩负着责任与担当的法官们,作出了一份份走心判决,在处理纠纷的同时,还向整个社会传递遵守公序良俗的理念,为公民向善提供力量,为社会树立行为标准。

  见义勇为受益人承担补偿责任,激励民众积极行为

  在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涉及见义勇为的民事纠纷中,阿海(化名)跳海救人后失踪,被象山县公安局认定为见义勇为。之后,阿海被宣告死亡。痛失爱子的阿海母亲将受益人诉至象山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近100万元。

  法庭上,被告抗辩理由之一是:被告系被附近船舶所救,阿海的救助无果,被告无需补偿。

  象山法院经审理认为:阿海虽未能将被告救起,但见义勇为并不是一定要取得相应的成果,其本身弘扬的是这种行为。受益人承担的是补偿责任,不同于赔偿责任,应综合考虑受益人的综合状况,适当而为。

   一审判决受益人补偿26万元。宣判后,原、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执行过程中,承办人发现被告财产中并无方便执行的财产,便集思广益制定了银行增贷的执行方案,即法院通过盘点被告名下资产,并对其家庭未来收入情况进行预期分析,形成书面证明,再由被告及其家人向原贷款银行提出增加授信额度的申请。

   该执行方案得到了被告及其家人的认可和积极配合,在执行立案48天后,法院将26万元送到了阿海母亲手中。

   此案发生以后,引起各界广泛关注。法律界探讨如何实现更精细、更全面地保护见义勇为者,社会则关注法院判决和执行对见义勇为的态度及如何平衡见义勇为者与受益人之间的利益。此案判决对见义勇为行为予以肯定,弘扬了见义勇为这种中华美德。

    无独有偶,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交织着人性、道德与法律冲突的案件,法院审判不仅仅坚持了法律原则、体现了司法公正,还彰显了司法温度。

   这是一起涉嫌故意杀人案。站在被告人席上的他们是亲朋好友眼中的“好丈夫、好女儿、好女婿”,他们边打工边照顾身患重病的妻子、母亲,没有半句怨言。可就是在病人的声声痛苦乞求中,他们无奈将老鼠药送到了病人的嘴边,让恩爱夫妻、情深母子天人永隔,也把忠厚的家人送上法庭。

   路桥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某、樊某、凡某作为被害人冷某的亲属,对被害人冷某具有扶助义务,但被告人在冷某提出自杀请求后为其提供帮助,并在冷某服毒后未尽救助义务,放任冷某死亡结果的发生,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为母解脱,其罪不可恕,但其情可悯。”承办法官夏俏骅说,最终法院判定三被告人有罪,但都判处缓刑。法官在寄语中写道:“对亡者最好的祭奠就是生者好好地生活,希望你们能放下思想包袱,把眼光望向前方,过好自己的日子,让逝者也能得到宽慰。”

   对让高龄父母陷于债务困扰的债权转让说不,引领惩恶扬善的正义观

   父母与子女均为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人,法律并不禁止双方在意思自治的基础上形成借贷合同关系。但是,对直系亲属之间的交易关系中如何平衡道德与法律条文的关系,实现个案正义,浙江法院有两起经典案例。

  在浙江高院审理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中,80岁老夫妻俩为参加旧村改造安置用地的招投标,向他们的儿子借款130多万元钱,并签下借条。三年后,儿子将这130多万元债权转让给了朱某。而后朱某将这对老夫妻告上法庭要求还款。一审法院判决朱某胜诉,老夫妻俩不服,提出上诉。

    浙江高院审理后认为,老夫妻俩与儿子签订的借条反映的并不是单纯的借款关系,还与这老夫妻俩54平方米安置用地所建房屋的所有权及居住权相关联。而且,夫妻俩已年过八旬,需要子女的关心和照顾,54平方米安置用地上所建的房屋是他们的养老栖身之所,儿子负有赡养义务,明知父母没有偿付能力,还在律师参与下,最终形成由其与父母签署约定四倍借款利息且包含严格违约责任的借条,后又将该债权转让给朱某,让原本可安享晚年的高龄父母陷于债务困扰之中。儿子在此案中的相关行为不符合一般的家庭道德观念。浙江高院最终判定儿子与朱某之间的债权转让不成立,撤销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朱某的诉讼请求。

   法庭不是单纯的诉讼竞技场,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体现司法的人文关怀,始终是法院在审理本案中优先考虑的因素。”承办法官楼颖分析,此案二审判决对老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与一般家庭道德观念的契合,体现出民法上公序良俗原则的司法价值取向,在社会效果上具有典型示范意义。

    当然,对类似案件和直接适用民法基本原则裁判的案件,处理上须采取十分慎重的态度。尤其是后者,法官在审判实践中以基本原则突破具体规则时,必须具备严格的可直接适用法律原则的前提。在现有的法治环境下,需要通过程序上的保障和限定把裁判的任意性降低到最低限度。

  在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民间债务纠纷案中,也遇到类似情况。诸暨的赵老太太将自己的儿子儿媳告上法庭,要求归还当年自己给小夫妻买房时垫付的购房款136万余元。儿媳认为这买房钱算是赠与,但婆婆认为钱是借款。一审判决后,其儿媳不服,向绍兴中院提起上诉,并出具了一份录音资料以证明婆婆出的房款是赠与的。

   绍兴中院审理后认为,此案的争议焦点是案涉款项性质到底是赠与款还是借贷款。法院认为父母出资款并非必然就应定性为赠与性质。在父母出资之时未有明确表示出资系赠与的情况下,应予认定该出资款为对儿女的临时性资金出借,目的在于帮助儿女渡过经济困窘期,儿女理应负担偿还义务。而儿媳出具的录音资料也没有赵老太太将出资款赠与给儿子儿媳的明确意思表示,在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赵老太太赠与意思表示存在的情况下,款项应当认定为借款。最终绍兴中院作出二审判决,判令小夫妻俩应当向赵老太太归还房款136万余元。

  名为借贷实为包养的协议不理!断案亦要符合社会道德伦常

  在司法实践中,经常会遇到法院受理的借贷类纠纷并非简单的借贷法律关系引发,其背后隐藏着方方面面的原因,甚至包括一些有违社会公德的债务。法官如何穿过借贷法律关系的表象,探究其背后的正义?

  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债务纠纷案中,张先生与张女士在2008年5月19日订立《双方协议》,约定张先生借给张女士100万元,用于购买杭州市某房产,张女士用其所有的房产作抵押,并承诺终身不嫁他人,一生做张先生的情人。同年11月27日,张先生与张女士再次订立《补充协议》,约定张先生已经出资70万元,以张女士名义购买杭州市的某房产,该房产的按揭余款由张先生支付。2009年2月9日,张先生将张女士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双方之间的协议无效,要求张女士归还借款70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张女士归还张先生70万元。张女士不服,提起上诉。

  杭州中院经审理认为,张先生与张女士无视我国的婚姻家庭制度,企图用金钱去维系不正当的情人关系,其行为违背了社会公德,损害了社会的公序良俗。对张先生与张女士所订立的两份协议的内容,法律不予保护。认定此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张先生的起诉。

  以民间借贷为案由起诉至法院,但实质上是因“婚外情”引发的债务纠纷。尽管法律并无明确规定该行为是否违法,但其违背了社会公德。

  和此案类似的,还有一起“狗狗”引发的交通事故赔偿纠纷。王某驾车碾压陈某名下的有证宠物狗致伤,负事故主要责任。为宠物狗治疗,陈某花费2.38万元。王某提出宠物狗市场价格为4000元至5000元,赔偿不应超出此标准。

  双方争议关键在于为宠物狗治疗支出超过宠物狗购买价格时,超出部分的治疗费能否得到支持。宁波中院判决把宠物狗作为有生命、寄托人类感情的动物,认为宠物损害对主人来说并不简单等同于财产受损,在赔偿时应与一般物的赔偿相区别,体现对动物生命的尊重和怜悯,认定2.38万元治疗费确为陈某的实际损失。

   来源:人民法院报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08 09:50:01  【打印此页】  【关闭